Apollo Connecting the World

Diligence and Intelligence

[zz]REPRINTED: 资本市场与职业规划

leave a comment »

我个人将金融界的领域总结为三个大方向:资本市场、公司金融、大金融服务业。

资本市场中角色的作用我认为又可以整顿成三派:创造收益、控制风险、提供流动性。

(这是我很久之前分享过的一篇日志,强烈推荐给我所有仍在制定Career Path的朋友们。

尤其为那一些 和我一样立志投身于金融战场最前线的资本市场战斗的男子汉、女精英们。)
■上游下游原理

第一个是上游和下游原理。这次金融危机之后大家反思,金融原来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,最后变成了一个怪兽,规模很庞大。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有78%都来自金融业。实际上,我觉得这是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关系。金融服务业也是产业链的上游,上游往往对下游有一定的谈判力,除非下游特别强大。所以美国资本家和工人的矛盾是长期存在的。比如福特上市,高盛获得7%的利润。福特的工人一年工资只有4 万美金,高盛的分析员一年的奖金就能拿到60 万。为什么会造成这种情况呢?放一点平常心来看的话,产业和产业之间是一个竞争和博弈的关系。

正是由于金融服务业或者资本的稀缺,造成它对下游产业的谈判力。比如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,马克思最早的理论是资本家剥削工人。但是资本家为什么会剥削工人?其实资本和劳动在生产中都是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,但是因为资本太稀缺了,因此拥有了对劳动几乎绝对的谈判力。前几年北京有个现象,就是保姆很难找,因为保姆市场是比较稀缺的。很多保姆在你家干了两天就去了别人家。如果特殊的劳动力对于资本有很强的谈判力,也可以反过来剥削。

在目前看来,资本和金融服务业对于制造业来说还是比较稀缺的。这就是为什么金融业人员的工资是比较高的。很多制造业,比如做鞋,在我们国家是7美元的成本,离岸价是8美元,在美国卖40美元。一共33美元的利润,我们只拿了1美元,这是因为流通相对制造是更稀缺的。能够把鞋从这里送过去,比造鞋难得多。金融危机之后,我们去买东西,打折打得非常厉害,一件50 多块钱的毛衣只要5 块9 毛9。5 块9 毛9 就是我们中国出厂的价格,甚至还要低,他肯定不会完全亏本卖给你,可能是4块9 毛9。这事让人非常感慨,这说明我们国家过去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谈判力太低了。

■资产配置原理

第二个原理就是资产配置原理。我在高盛做过一段时间投资,当时我们做大型的养老基金,忙了半天发现,最重要的收益来源是资产配置,而资产配置中,国家配置是最重要的。所以最重要的是找准一个正确的国家,正确的市场。日本在过去十年的投资缩水是95%,即使是日本的巴菲特,可能也只是少亏一些,亏85%或75%。如果过去十年把资产放在中国,情况就不同了。我记得中国改革开放早期,摩根斯坦利到中国来投资,要求的投资回报是35%,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风险太高了。但是后来他们发现回报率远远超过35%,因为中国的增长太快了。所以核心道理就是要配对资产。

■比较优势理论

第三个,我觉得在找工作的时候比较重要的理论,就是比较优势理论。经过一段学习发展之后,确实每个人的长项不一样。要正确认识自己的长处和短处,选一个自己比较有优势的方面。比如说有些人比较安静,那就别去做投行;有些人心理素质强,可以去做trader;有些人喜欢做长线投资,就可以去做资产管理。

■市场有效理论

第四个我把它称为市场有效理论。这是我借吴尚志的。成熟市场,比如纳斯达克,过去十年的平均回报是10%;非有效市场,比如风投,十年的平均回报是27%。然后全美前25%的并购基金回报是28.7%;全美前25%的风投基金,十年的平均回报是89.5%。所以大家可以看到,非常简单,越是非有效市场,潜在的回报是越高的。风险和收益是对称的。如果你足够自信的话,应该去做风险更高的东西。

以前我在高盛做过一个研究,当时我们把全美不同的资产类别作过去十年的平均,发现最有效率的是债券市场,几百个基金经理中前25%和最后25%的业绩差别大概是2 到3 个基点;然后大盘股的差别大概是1%;但是到中盘股,十年平均下来,每年的回报差别大概是2%-3%;到小盘股大概差3%-4%;到PE,他们的差别是25%。所以你可以想一想你究竟要干什么。你要比较没有成熟的市场,然后你又具有一点优势。为什么后来我就回国了呢?我相信中国比美国更适合自己,而且在中国配置资产肯定不会错,所以义无反顾的回来了。

■雪山草地理论

最后一个是雪山草地理论。大家说我经过了这么多理论思考,选了这个,选了那个,最后一面试,一个offer 没拿到,怎么办?你还要过日子。红军最后是走到了延安,但是如果没能过雪山没有过草地,最后不可能解放全中国。所以实在找不着的时候,有什么就干什么。很多同学想来想去,说我适合干这个,比较优势是什么,最后社会没认可。社会可能是错的,因为市场经常不有效。所以你要先找个地方生存下来,然后再去发展。没关系,先有个地方待着,金子最后还是要发光的。

我以前讲过一个Merrill Lynch故事。Merrill Lynch 的老板叫Merrill ,他是现代的投资银行之父,因为他是第一个创造了现代意义上的投资银行。1929 年股市崩溃以前,他自己创立了一个经纪公司,干得还不错。他确实很聪明,1929年的时候他觉得股票已经疯狂了,但股价还天天涨。于是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神经不正常,就去找了一个精神病医生。他们谈了几次话之后,医生认定他没有精神问题。于是医生就把股票卖了。最后他们俩侥幸逃过了股灾。在危机中经纪公司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,在这之前他帮几个连锁店上过市,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。

这几个连锁店在金融危机中没有受太大打击,所以他就给连锁店做咨询。Merrill 是个有心人,在做咨询的时候,他发现连锁店的模式是未来的希望。所以危机之后,回到华尔街,他就开创了全新的模式,就是全国连锁店。这是现在投资银行中最成功的,几年之内就成就了美林帝国,在行业中首屈一指,远远超过第二名。所以你在过雪山草地的时候,也可以想想怎么解放全中国,可能很多东西可以借鉴。如果当时Merrill 没有去做咨询,可能就没有后来的美林,没有现代投资银行的运作模式。

理解投资银行业

■投资银行

资本市场的投资银行非常狭义的是指IPO 等,也可以是非常广义的,任何与资本市场有关的业务。从这方面可以分成三块,第一个是investment banking。我有幸去做了一阵子investment banking。当时我们找工作非常难,特别是中国人在美国找工作。那一年芝大25 个MBA,24 个人都想去华尔街。当时自己买了打折飞机票,坐螺旋浆的飞机飞到纽约。快降落的时候遇到暴风雪,但是最后还是平安降落了。那时候找工作很困难。在中国可以有老师、同学帮你打招呼,但在美国不能打招呼。

当时我就把芝大所有在华尔街的Alumni找出来,拿起电话来从A开始一直打到Z。只要谁愿意见我,我立刻就去。那时候我住在同学家里,跑个来回要4个小时。后来有一天打到了高盛的CEO,当时没注意到,他也是芝大的Alumni。他的秘书是一个老太太,我问能不能跟John说几句话,她说John非常忙,你有什么事儿啊。我说我要找工作,她说那你要找HR。后来我一看这是高盛CEO,这个电话确实打错了。但这么折腾最后还是进去了。在回芝加哥的前一天,收到了一个法国投行的offer。

那时候我主要做债券发行,但和股票差不多。投行我觉得中国人在美国就别做了,因为主要是靠人脉。我们就是准备材料,让他们拿着去骗客户。在中国可以做。因为中国你是自己的主人。如果做投行就一定要搞关系。但搞关系不一定是负面的,可以是长期的战略关系。

■销售与交易

很有幸后来又去做交易。美国的交易员比较野蛮,很多都是西点军校毕业的。我们去了trading,每天都像在战场一样,随时都要做决定。我后来才理解为什么华尔街招那么多军校毕业或者当过兵的人,因为交易员和打仗有惊人的相似。他们都需要在信息完全不对称的情况下做很快的决定。当时我就想再去找工作。经过了9个月终于去了高盛。

刚去高盛的时候感觉很好,但一进去发现高盛其实也一般。拿到offer 后就学习了一遍它的business principle,我觉得它的十四条business principle写得非常好。比如说客户永远都优先。高盛有一个dealer帮客户卖一个股票,卖出的价格不是最好的执行价,客户非常生气,最后高盛就全都赔给他了。按道理讲其实这是一个灰区。后来这个家族老一辈去世,他们全球都要兑现,高盛一单就赚回来了。高盛的很多理念是很有意思的。高盛进到中国后说,我们不是不贪婪,我们是长期贪婪。它会做思想工作,比如悄悄的捐一所希望小学,然后给它一个中国电信,一下赚好几十个亿。所以高盛的文化特别像中国人,比如红顶商人胡雪岩,感觉是无私的,其实是最自私的。

■资产管理

资产管理总体来说比交易慢了很多。大家如果从交易走到资产管理,就会觉得地球忽然不转了。做交易的时候每一天每一秒钟都在看,这个股票涨了,我又错过一个机会。到了资产管理后,什么都不着急,好像5年什么都没干。而交易就是要每天炒好几十遍,来来回回的倒腾。但是最后实际来看,倒腾来倒腾去也没什么用。如果你拿资产管理跟交易来比的话,做交易大的自营可以赚很多钱,就像刚才说的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虾米吃泥巴。小的自营就没有什么意义,所以我还是鼓励大家做长期投资。

■PE和VC

进高盛一年之后,就发现高盛到处都是毛病,我就决定撤退。那时候正好互联网风起云涌,大家都去做VC。后来一个人做VC 请我去做Partner,就去做VC。VC相对于刚才讲的其他非效率市场就更慢了。我可能一年都不投一个项目,一旦投一个项目,回报可能是十倍二十倍,也可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。

从那时候我开始对硅谷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。飞到硅谷以后你会发现特别惊讶,一个公司可能已经做到相当好,在一个新的产业中全国范围能占到20%,30%的市场份额。去了以后你会发现一共就5个人,在一个小房间,从前到后一共不到5 米。他们也不穿西服,看起来跟蓝领工人似的。就这些人,他们有多么大的冲动,每个人都梦想着成为Bill Gates。这就是硅谷的秘密。像这样的公司,硅谷有无穷多,我们那天看到的只是其中一个。没准你随便敲一个门见到的可能就是下一个Bill Gates。那时候我就深刻体会到,为什么创新经济一定要跟股本性的投资相结合,战略投资者和创业者他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。

我就想资本市场的神奇之处在哪里?我们小学都学过高玉宝半夜鸡叫的故事。如果公司在资本市场上了市,大家都有股权激励,都是股东了,周扒皮可能还没醒,高玉宝就已经下地了。所以我们讲,非常简单,机制能改变一切。

■创业与企业

2000 年的时候我决定回国。你们可以看到这几个行业回报不同,风险也不同。第五个选择,你们可以去创业。因为我们做金融的人,做来做去就跳不出去,老在这里打圈。其实创业、做企业都是挺好的。但创业的问题在于风险确实很大。千军万马最后才杀出一个Bill Gates,大部分人都被消灭了,或者有些人非常有幸被收买了。

另外一个就是是加入企业,这就有加入国企、民企和外企的差别。我们那个时代最好的是外企。1990 年日本到中国招大学生去写程序,很难考。我没有去考试,后来我们班有几个人考上了,感觉简直像上了天堂。那时候我们一个月只有30块钱伙食费,已经算很好了。他们去日本写程序一个月给2000块钱。但是几年后他们回来就全废了,在北海道关了5年,只会写程序,而且软件这个产业确实是在降低地位。所以我讲,要稍微有一点前瞻性。

去年我回清华座谈,校长也是我以前的老师,他说这么多年下来,看清华79 年恢复高考以后的毕业生,原来挣钱最多的是外企,现在挣钱最多的是民企老板,其次是国企老板,最差的是外企。所以在过去三十年中全倒过来了。不是不鼓励大家去外企,作为一种training,我觉得外企是非常好的,他代表着未来的一种方向,他们的敬业精神在我们的国企、民企可能比较缺失。可以去做几年再跳回来,但跳回来可能会觉得不太适应,因为我们很多做法都不太规范。在我们读书的时候,去咨询还是很厉害的,跟高盛、摩根差不多。那时候咨询是特别热门的。

回报总的来说,创业可能是潜在回报中最大的,金融服务业比较中庸。他们还有一个差别,就是对世界的认知不太一样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还是鼓励同学们先去做金融服务业,因为做金融服务业可以有一个广阔的天地,有一个对世界很好的认知。做一个产业可能比较狭窄,大部分人对世界的认知可能不太全面。

你们如果先做金融服务业再去做产业,可能会更好。

■从哪里开始?政府与市场

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加入政府还是市场。我觉得两可,没有关系。有先做政府又加入市场的,也有在市场做的不错我们请他们回来的。都是一种选择。我觉得在有选择的情况下,如果在职业生涯早期去政府机关工作是比较好的。因为目前在中国,社会是围绕政府旋转的,去政府对你的眼界会有帮助。

另一方面,政府有一套官僚主义的运作方式,在中国所有的公司、机构都跟政府差不多。所谓的市场化企业其实也有官僚主义。所以我觉得去哪里都没有关系,关键是学到该学的东西。在市场可以培养良好的市场直觉,在市场生存的能力。在政府和市场之间是能够切换的,中国现在不能,未来一定能够,而且必须。

我在基金部的时候我手下许多年轻的同志,他们在政府里做了一时间后想去下海。我就鼓励他们下海,在政府做久了应该去市场看一看,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是靠审批出来的,是靠市场发展起来的。下海有什么好处呢?第一可以解决物质问题,第二你要理解什么是市场,要能理解一个产品才能去审批。切换本身是有好处的,从哪里开始并不是特别糟糕。如果有选择的话就是看在哪里你能发挥自己更大的优势,这样的回报是最高的。

理解中国经济增长

与金融改革

■中国奇迹的内核与本质

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其实就是从计划经济到了市场经济。中国最近二十年的变化,我自己最能体会的就是物质生活的变化。我小时候在江苏,但鱼米之乡什么都没有。那时候没有鱼吃,什么时候能吃到鱼呢,就是年底生产队把水放了,鱼全部抓上来,每人只有一条鱼,吃完就没有了,只能再等第二年。

后来回国以后,去清华做讲座,在食堂吃了一顿饭,我很震惊,这时候每一个饭桌上都有鱼。变化是惊人的。中国奇迹的内核就是中国推动了市场化改革,就是把经济的决策权从政府、部委转移到了市场,转移一点点,市场就飞跃一大步。

■理解市场与市场经济:井冈山与麻雀的故事

怎么理解政府和市场的作用呢?给大家讲一个井冈山的故事。有一次我们去井冈山开会,飞到了南昌,然后坐汽车,早上7点到井冈山,9点要讲东西,只睡了一个小时。醒来以后,看到门外的山坡,我才意识到这个地方叫茨坪,而我住的是五星级宾馆。当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,一说茨坪总想到朱德的扁担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故事,觉得不可思议。我就想到一个问题。解放后,老一辈革命家肯定都想帮助江西,帮助井冈山,一定也做了很多事情,送钱送米,但都没用。

因为当时中国本来就很穷,而且是不可持续发展。后来邓小平搞了改革开放,二十多年后,井冈山有了五星级酒店,为什么?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几乎所有地方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。像井冈山是红色根据地,有精神文化遗产。井冈山不需要国家批特殊政策,只需要搞市场经济就可以了,非常简单。现在井冈山的人均收入估计不会太低,而且会越来越高。这就可以看出市场经济有多么了不起,我们老一辈革命家梦寐以求但做不成的事情,它做成了。

再讲一个麻雀的故事。这是我们这一代人非常熟知的故事。毛主席说,中国人民这么苦,麻雀吃粮食,多讨厌,于是号召大家去抓麻雀,满中国人都在抓麻雀。最后毛主席真的做成了,全中国的麻雀都消失了。最后发现粮食还是大规模减产了,因为麻雀没有了,害虫出来了。害虫吃的粮食比麻雀还多。这就是一个极端聪明极端热爱人民的人,因为走了计划经济这样一个错误的路线,带来的结果是灾难性的。毛主席何尝不想为人民谋福利呢?但是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方法。

那个时代的故事我没有经历过,只是听说过,我想应该讲给大家,让大家想想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。美国孩子现在反对市场经济,稍微遇到一点问题就往左转,这是非常糟糕的。最近我看到4万亿的投资,拉动中国经济非常好。但是后来有一个省,搞了18 万亿。我就特别担心,因为我们经历过这种浮夸风。我宿舍一个甘肃的同学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我到现在记忆犹新。浮夸风的时候每个县的县长都说我们亩产一万斤,一万五千斤。可是甘肃于不可能说自己亩产万斤,毛主席也不可能相信。甘肃没办法,那个县长特别聪明,就搞了一个柳树结苹果。一不小心上了人民日报了,全中国的人都来参观柳树结苹果了,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坐着火车来,排着队从柳树前经过。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苹果是拿绳子系在上面的,没有一个人敢说。我希望这种事情在中国不要再发生。

■基金市场化改革

讲一讲自己的经历,因为只有自己经历才会体会的比较深。在中国回来五年,第一件事情就是调查基金黑幕。调查完之后就在基金部做了六年。02 年主持工作,那时候基金业比较凋零,因为调查基金黑幕,刚被打击过。那时候基金是高度审批制。那时候很多基金老总都来找我,说他们怎么好,但我也看不出谁比谁好,不知道该先批给谁。那时候先批后批是有巨大的差异的。你会发现这样不行,你要是有正直心,就会觉得这是不正确的,因为你无法判断谁比谁好。后来就成立了一个基金的专家审核委员会,由他们审核,但是还是由我来判断,因为那时候就没什么基金专家,全中国就两个。现在满街都是基金专家了。当然多几个人参考,还是好的。而且基金也不是毒药,都批了不就完了么。结果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,从2000 年到2002,股指下跌了一半,但是基金翻了10 倍。哪来的这么大动力呢?就是他们把来游说你的时间去游说投资者了。

大家为什么说推动行政改革如此重要呢?我举一个例子。什么东西最需要政府判断?最有关于国计民生?吃饭。如果给饭里下了毒药,老百姓就被毒死了。所以应该对餐馆狠狠的审批。但是你不去审批,也没有餐馆往饭里放毒药,还都拼命做各种各样的风味。于是整个餐饮业如雨后春笋般就起来了。在每一步行政放松之后,是巨大的增长。就像弹簧一样,一下就起来了。当然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能太激进,要慢慢来。但是方向是坚定不移的,因为只有这个方向才能对中国有好处。

我们中国很多官员不愿意放权。他也不一定是贪恋权力,要去寻租,而是他不知道放完后他会怎么样。真正聪明的人,看看历史发展的规律,你会看到,所有伟大的政党和伟大的政治家,都是在释放自己的权利中成就自己的伟大。这里的例子是中国共产党。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三十年不停的放权,不停的推动市场化改革,现在我们的地位肯定是高于朝鲜劳动党。政治家最伟大的是邓小平,他不断放权,不断推动市场化改革,大家都记住了他。随着时间推移,我相信他会成为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人。

理解中国资本市场

■新兴加转轨:国企与民企

最后一部分是怎么理解资本市场。最经典的一句话是:新兴加转轨。我在外面开会,旁边一个人孟加拉人在看孟加拉证券法。我开始不知道,脱口而出说,你们国家也有证券法呢。后来他说我们国家当然有了,我们证券法是1923 年颁布的,比美国还早了10年。后来我又脱口而出了一句话,你们都搞了100年了。

孟加拉搞了100 年,谁也不知道;中国搞了10 年,规模全球第三。所以它确实是个非常短暂的市场,但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。

转轨就是在一个计划经济体制内搞了一个最资本主义的东西。总体来说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地方。大家说中国市场化改革以后国企的质量提高了。其实我们不用去管哪些是国企,哪些是民企。我们把他们放到市场上去,大家公平竞争,我相信有生命力的最后一定胜出。要辩证的看问题,提供一个公平的场所让他们去交易,去竞争。不要急于下结论,我相信市场最后一定能判断胜负。

■中国改革的锋刃

为什么要搞资本市场?因为它是中国经济的锋刃,中国改革的锋刃。中国所有的改革,这个地方是最先的,最公平的,当然也是矛盾最多,争议最大的。我在芝加哥读MBA的时候,我的一个老师Peltzman讲了阿姆斯特丹鲜花市场的故事,我一直记到现在。我跟他聊过一个问题,那时候是95、96 年,经历过东欧剧变,波兰风起云涌,每天改弦更张,城头变幻大王旗;大量国有资产流失,私有化。

当时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,说私有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,中国早晚也要经历,波兰、苏联都非常腐败,如果中国将来有这个过程的话,我们应该怎么办?有没有比较好的公式?他的回答让我很震惊。他说私有化的初始化毫无公平可言,你只有寄希望于他的下一代。我们不能寄希望于第一次分配是公平的,但是要尽快的建立公平的交易规则,在公平的交易规则下,社会才能走向公平,这是唯一的途径。有时候交易的规则也是被当权人主导的,但实际上他改变的力度是越来越小的,因为市场会越来越透明。所以这就是中国未来整个的发展趋势。所以我们要加快资本市场的发展。

■发行体制改革

最核心的问题是发行体制改革,这是症结中的症结。现在我们所有的问题都卡在这儿,如果没有新的产品上去,没有一个市场化的定价,不要说经济转型,根本都挑不到好公司。我们还要进一步改,核心是定价市场化。明天是证监会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稿出来。大家看一看是不是有实质性的改变,我想对中国的市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我们今天要搞创业板等,核心的是帮助中国选择未来10年的新产业。所有的信息市场都是源头活水来,这是最核心的。

■并购市场形成

第二是并购市场,这样市场才会有优胜劣汰机制。所有国家都是靠并购推动了大企业的出现。我们这方面的意识非常薄弱,这不光是资本市场本身,中国人宁为鸡头不做凤尾,并完之后工资翻了十倍,我变成第二,那也不行。一个重要原因是,中国是一把手说了算,中国的国有企业当权者的家庭许多开支都是公家报销。要适应需要时间,但方向是坚定不移的。

■债券市场发展

债券市场作为股票市场合理的补充也发展很快。有一年我去温州开会,印象特别深刻。温州可以说是中国非常有钱的地方,满街都是奔驰,确实很有钱。但是温州的路特别差,坑坑洼洼的。当时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。我说你们温州这么有钱,干吗不捐条路呢?他们说捐路可贵了,捐一个亿可能只修半条路。的确,修路不是那么容易,而且中国的捐款文化还没有形成。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中国缺一个什么东西。中国缺乏市政债。如果能够发市政债,它的回报很稳定,很快就能在当地募集到足够的资金,把路修好。

大家可以看到,一个金融产品的出现对于一个国家会有多么大的影响。举一个例子,如果过去二十年中国没有按揭,会怎么样?一个金融产品对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,所以我们要推动债券市场的发展。在座的同学将来工作的一个目标,就是在未来的十年中,怎么把中国的市场建成一流的市场。

曾经有一个同学问我股指上涨问题,在中国市场政府官员肯定要关心股指,但是我们更应该关心整个市场效率的提高。我们作为建设者,更加关心每天市场的进步。进步可能是无形的,但是它提供了更好的可持续发展的平台。我建议大家去看一看《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报告》,我们大家应该继续去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。

from: http://blog.renren.com/blog/255818653/747441779

Written by apollozhao

2012/08/13 at 02:04

Posted in Finance, Job & Careers

Tagged with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